http://gymelitewear.com/

[炒股平台]*ST金宇重组上会 “北控系”掌舵后迎

  • 广告:证券之星APP下载
  • 广告:理财小贴士
5月28日,证监会第22次并购重组委工作会议对*ST金宇(000803)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暨关联交易事项进行审核,这是“北控系”掌舵*ST金宇后迎来的第二次保壳大考。证券时报·e公司记者注意到,*ST金宇最近一次成功保壳是2017年,“北控系”成功举牌入主后,通过主导收购智临电气成功帮助*ST金宇实现保壳,但上市公司这笔交易却不幸踩雷,后遗症诸多。3年之后,“北控系”再次主导重组,*ST金宇的命运又将何去何从?历时3年终获控股权2017年上半年,“北控系”曾在一个月内先后15次增持*ST金宇,并将持股比例增至17.72%。同年11月,“北控系”借机与南充国投缔结为一致行动人,双方合计持有*ST金宇3814.25万股,持股比例为29.86%。由此,“北控系”持股比例超越了掌控*ST金宇15年之久的金宇控股(持股比例23.51%),一举晋升成为*ST金宇第一大股东,上市公司现董事长匡志伟等“北控系”人马先后进驻上市公司。随着“北控系”的逐步入主,也正式开启了上市公司的转型和股东间的控股权之争,双方曾开展多轮互搏。大股东之间的争端也导致上市公司的停步不前,2017年底*ST金宇推出的定增计划久拖不前,直至2018年12月底方案到期自动失效。原控股股东金宇控股曾公开指出,“北控系”2017年曾对*ST金宇的市值进行了所谓“第1年市值达到100亿,第3年达到300亿”的承诺,如今并未兑现。但针对此情况,北控光伏与南充国投联合发布澄清声明称,“均未在任何场合作出关于上市公司市值及相关事项的承诺”。最终,由于自身债务缠身,金宇控股只能黯然退出。回溯到2017年6月7日,金宇控股为满足经营性资金需求,向北京联优企业咨询有限公司申请借款,并以持有的上市公司3002.6万股无限售流通股提供质押担保。2020年1月13日,四川省自贡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裁定,将被执行人金宇控股持有的*ST金宇股票3002.6万股作价4.46亿元,扣划予申请执行人北京联优以抵偿债务4.46亿元。上述股份已于2020年1月15日办理了过户登记手续。金宇控股不再持有上市公司股份,北京联优持有3002.6万股*ST金宇股份,占公司总股本的22.18%。至此,上市公司的控制权之争以“北控系”完胜告一段落。保壳曾踩雷“北控系”进入后,*ST金宇面临着严峻的保壳问题。在“北控系”主导下,上市公司于2017年8月收购智临电气55%的股权,正式开启业务转型。但仅一年时间,智临电气业绩就快速“变脸”,当时交易对方承诺2018年度净利润不低于9000万元,而智临电气实际给出的净利润只有36.96万元,与承诺金额相差巨大。*ST金宇曾公开致歉,并在回应深交所年报问询函时透露,智临电气现金流可望趋向稳定,但依然存在2019年无法完成业绩承诺的可能。往年财报显示,智临电气2017年实现扣非净利润6478.86万元,勉强完成当年度业绩承诺。但2018年,智临电气经营业绩急转直下,全年仅实现扣非归母净利润36.96万元,着实让外界“大跌眼镜”,与承诺金额相差240多倍。针对业绩“变脸”,*ST金宇方面此前向证券时报·e公司记者表示,智临电气业绩下滑主要是受“531光伏新政”等行业因素影响所致。智临电气业绩不能完成,已按照约定进行业绩补偿,并做减值处理。*ST金宇表示,虽然在智临电气管理层的努力下,经营管理保持了基本稳定;同时随着2018年底国家能源局第四批“领跑者”相关工作的展开,“平价上网”相关配套政策的落地,以及行业流动性的逐步改善和公司自身的努力,智临电气现金流可望趋向稳定,但其依然存在2019年无法完成业绩承诺的可能。2019年底,*ST金宇通过诉讼的方式与智临电气的原股东解除协议,最终把智临电气的股权转入原股东名下,上市公司不再持有智临电气的股份,智临电气不再纳入合并范围。总体来看,在“北控系”入主后,虽然*ST金宇于2017年底扭亏实现“保壳”,但在上市公司日常经营层面仍旧没有出现太大改观。2018年、2019年,*ST金宇经营业绩依然糟糕,分别实现净利润813.97万元、-1.93亿元,同比下降51.67%、2467.39;2020年一季度,*ST金宇尽管净利润同比增长13.7%,但还是亏损1467.72万元,营业收入竟 然为0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

相关文章阅读